射击手埃蒙斯的故事:子弹中他人靶抱得美人归

四年前,雅典奥运,一枪落败,他身单影只;四年后,北京奥运,卷土重来,他已不再孤单。说起马修·埃蒙斯这个名字,很多中国观众可能早已淡忘了这位帅气的美国小伙,但提起雅典奥运会最后一枪,他把子弹“惊人”地打到别人的靶上,成就了贾占波“天上掉下来的金牌”,恐怕这个名字一下子就清晰起来。本届射击世界杯的赛场里,记者在赛场上与埃蒙斯夫妇巧遇,一次有关“幸福、爱情、射击”的话题就此展开。

靶场失意,情场得意。2004年的雅典,埃蒙斯最后一枪把自己的子弹打到别人的靶上,没有击落金牌,却“意外”地被丘比特的神箭击中了。

匪夷所思的一次扣动扳机,“煮熟的鸭子飞了”。“比赛刚结束,我从裁判那里知道,我打在别人靶上那一枪是10.6环!”埃蒙斯郁闷极了。晚上,教练和队友便陪他到酒吧喝酒。“我一点心情也没有,只是坐在一边喝闷酒。”此时,一位金发女郎走到他身边,“我们喝一杯吧,其实这没什么。”

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卡特琳娜在一旁插嘴:“之前,我从没和他说过话。那时,他已经是世界冠军,高高在上的感觉。只是那天看他太难过了,就上去安慰了一下他。”

初次巧遇之后不久,两人在世界杯总决赛上再次相遇,而且越谈越投机。三年时间,从相遇、相识、相知到相爱。去年6月,26岁的埃蒙斯和23岁的卡特琳娜在姑娘的家乡——以啤酒闻名遐迩的捷克城市皮尔森喜结连理。

埃蒙斯和卡特琳娜都出生在射击世家。埃蒙斯的父亲是他的教练,卡特琳娜的教练也是自己的父亲。

“奥运会结束后,我们打算明年要一个小孩了。”埃蒙斯谈起这个计划脸上写满了幸福。两个射击世家的“结晶”岂不是一个神枪手?对此,埃蒙斯则给出了一个很美国式的答案:“这个完全取决于孩子自己,他如果喜欢射击,我们就给他创造条件,如果不喜欢就让他自由发展。”

目前,还在享受两人世界的埃蒙斯夫妇过得很开心。现在,两人有时在捷克训练,有时回到美国训练。“从去年开始,我们一起出来比赛的机会也多了,一年中有一个多月我们俩是在世界各地的赛场上一起度过的。”而在射击之外,玩棒球,一起爬山,去滑雪……埃蒙斯和妻子在很多方面都有着共同的爱好。

本次世界杯,埃蒙斯的衣服很特别,身为美国队队员的他身披了一个貌似捷克队的“皮衣”,原来这是老岳父当年的战袍,上面还绣着“K·Kurk”的字样。“我们两个家庭的结合也很幸福,今年奥运会我父母不来北京看我比赛,岳父的战袍会陪着我一起征战。而我的父母会把钱省下,明年的圣诞节他们要去捷克和卡特琳娜一家一起过。”

妻子比赛,埃蒙斯默默地坐在场边观赛。得了金牌,埃蒙斯一直把妻子护送到新闻发布厅。“我们总是在一起,彼此交流,互相帮助。比赛的时候,有他看着,我精力更加集中。”雅典奥运会,卡特琳娜输给了杜丽,拿了一个铜牌。而本次世界杯,女子10米气步枪,她不仅在老对手的家门口摘金,还打平了杜丽保持的504.9环的世界纪录。

妻子卡特琳娜也很“旺”夫。两人结合以前,埃蒙斯的专项是步枪三姿。结合后,埃蒙斯还抄起了妻子的项目10米气步枪。这次射击世界杯北京站的比赛,他只以0.1环的微弱劣势输给朱启南获得银牌。北京奥运会时,他还会参加这个项目。而且以他目前的实力,无疑是朱启南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。

卡特琳娜评价丈夫的奥运前景时显得信心十足:“北京奥运会上,他在三姿和卧射两个项目都有夺冠的实力。”(钟喆)【编辑:张帆】请 您 评 论登录注册匿名评论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